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斌的博客

探讨财经和经济学术问题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思考,自由人格,与热爱思考的人为伍,问题探讨/专栏合作/特约撰稿/媒体推广等请联系信箱:xubinism@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汉族是儒家文明焚烧殆尽后灰烬   

2017-01-26 15:29:53|  分类: 书麓幽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是发源于近现代欧洲的概念,民族国家体系也是,我们今天的所谓56个民族说法,是山寨前苏联的民族划分方法,现在回头看,遗患无穷,毛病多多,纯粹就是给自己埋雷,迟早要把自己作死。

这话怎么说呢?中国自古以来,就不大有汉族这个说法,“汉”人,是两汉到隋唐之间,周边游牧民族对中原人的泛称。当时的汉人却不这么说自己,只称华夏,自居中国,看周边,都是蛮夷戎狄,是胡,总而言之,都是野蛮人,自古有华夷之辨,却从未有“民族”说法。而华夷之别,不是血缘或地区,而是文化。简单说:“汉”要求“同文”不要求“同种”。这有点类似回族,早年定居陕甘一带的回民,区别人群的方式,也不是民族,而是“教”,早年他们只有“回教”、“汉教”或“洋教”的说法,没有民族概念,早年有大量陕甘穷苦汉人皈依伊斯兰,就是回回,而一些回回后裔,除了饮食禁忌之外,也没有伊斯兰信仰的,也就是“俗回”,按照过去回民严格说法,很难说是回回了。汉人,也是如此,有名的清官海瑞,其祖上是回回,但他是坚定的儒家学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大家普遍认为,这是“汉”得不能再“汉”的人了,另一个案例,就是曾国藩的老师,理学大师倭仁,血缘算是蒙古人,而且也是旗人,但没有谁认为他不是“汉”人。反过来,客家人按血缘,就是南下中原人的后裔,但后来很多皈依基督教,那对不起,只能说是“客家人”,不能说是“汉”,最有名的应该是洪秀全吧,满屋子拜上帝教,对不起,曾国藩就地办团练要灭了他们,檄文说得很清楚:你们是反儒家文明的外来贼寇,不是自己人,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清史撰贰臣传,并没有录入吴三桂,我开始也觉得奇怪:是,他投清是在崇祯自杀之后的事情,但他在缅甸绞杀了永历皇帝啊。后来我才知道,南明朝廷集体皈依天主教,皇后教名是玛利亚,得到的回报,是天主教会派来的几百火枪手雇佣兵,其实也不顶事。既然信奉天主教了嘛,那就不是“汉”了,吴三桂绞杀他,只能说是灭贼,不算叛逆。而满清入关,一边杀人,一边忙不迭的给山东孔家店上贡香火,嗯,自己人!但满大人三心二意,非要给天下汉人剪辫子不可,毁人衣冠祖制,你如何叫天下人内心深处认你做老大?


如果非要说“汉族”这个概念,那么简单说,其实就是信奉儒家文化人群的后裔,社会粘合剂,是基于祖先崇拜儒家伦理文化,但这个文化所铸就的文明,现在已经被灭了,但曾经信奉儒家文化的人群后裔,还有啊,不但没死绝,还将近13亿呢。

那么儒家文化是什么呢?也就是基于农耕社会上,以家庭伦理关系确定人群权利义务界限的学说,儒家文明是以此作为整个社会粘合剂的文明。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家族内部关系首先要确定名分,然后根据名分确定彼此权利义务,所谓“三纲五常”是也:妻子从属丈夫,孩子从属老爸,但孩子也分嫡出或庶出。注意了,中国自古以来没有一夫多妻制,只有一夫一妻多姬妾制,妻子生的儿子才是嫡出,长子,是大宗,其他的孩子是小宗,至于姬妾和同房大丫头生的孩子,统统是庶出,没有继承权的。家族要有祠堂,要分家祠和族祠,要有家谱,五代之后到另外立家谱,即为“亲尽”,也即是“出了五服”。所谓“君臣”,并非简单指皇帝和臣子,而是指的是家族之间的依附和被依附关系。而且这关系,是世袭的,譬如刘关张,“名托君臣,实为兄弟”,感情归感情,但上下级关系还是不变的,他们的后代,依然是上下级依附与被依附关系。简单说,家族是社会原细胞,整个社会和政权,都是家族的放大版本,天子是大宗嫡长子,诸侯是小宗,庶出的是家族是他们的小弟马仔。

在儒家文化里,人,是生而不平等的,贵贱是由出身血缘决定的。一个人一生的吃喝住行用,都得按着名分来,不能乱套,关于家庭内部关系以及家族之间名分关系的学问,叫做“礼”。如果社会资源分配,不按“礼”来,就是礼崩乐坏。所以中国人对待宗教问题,一向马马虎虎,所谓“敬神如神在”,但对于拜祖宗这回事从来不懈怠,因为这是人的根本所在,也是社会正常运作的关键。


如果你检索一下儒学关于“礼制”的文献古籍,会发现那绝对琐碎枯燥不堪的东西,甚至很无聊。但当时不这么看,认为这是社会运作的核心关键。想想也是,如果有一套规矩,决定你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住什么,以及在社会位置高低贵贱,你也会觉得这非常重要。这道理,好比现在中国分析师研究宏观经济,一定看红头文件,是很无聊枯燥,但界定权利的真正有效规则,是来自红头文件,不是法律那些调调儿,同理,欧美人很看中法官判决书,因为这决定他们的权利界定和自家利益。没人觉得那些竹简线装书有什么用。


但儒家学者,和汉家皇帝觉得它非常重要,因为他们要靠它明晰社会人群的权利义务关系,靠它来治理国家社会。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到汉朝尊儒才发现,没有多少儒家经典可用,只有靠民间一些家族献书,他们在当年秦始皇搞文革的时候,将儒家竹简塞进土墙内才躲过一劫。这些家族不仅献书,关键是也只有他们才能解读这些经典啊,这些家族垄断了经书解读以及知识传播,很自然就出仕做官,这些知识在当时,都很宝贵,都是家族内部传承,能保证他们世代公卿。所谓“诗书传家”,不要以为是古人要后人陶冶情操用的,那直接就可以拿来做富贵的。两汉既然尊儒,那么官员来源也很简单,忠臣出于孝子,谁家孩子是孝子,且知书达理,就是当官的,这就是“举孝廉”。但孝子当官,也不能没文化啊,这些人能被“举孝廉”,其实也得投靠大儒门下读书才行。这样,在两汉世代,逐步形成一个垄断儒家学说阐释权的家族势力。他们实际上把控了政权和人口资源,也就是士族,一直到隋唐,这些家族都是华夏文明事实上的贵族阶层。


这种情况在隋唐之后发生变化,唐太宗搞科举,考试过关就可以做官,一下子打破士族阶层对政权的垄断,也打破了对儒家学说阐释权的垄断,随之也解除了士族对人财物资源的把控,君臣关系只能在皇帝和子民之间有,士族与依附他们的家族之间之前存在事实上的“君臣”关系就不可能存在了。所以汉继秦搞郡县制,只是初步废弃了封建宗法制,完全废弃应该是在隋唐科举士族衰微之后的事情。

科举时代,普遍老百姓只要过了童生考试这一关,就是秀才,就算有功名,是皇帝的“臣”,理论上就是统治阶层,但要当官,还得考过举人。举人之间也有师生辈分,但那是结党,不是君臣,不存在依附与被依附关系。有功名的人,无论当官退休回老家后,还是不当官在家呆着,都叫缙绅,是朝廷的柱石,他们直接与基层老百姓打交道。民国之前,中国皇权是不下县的,社会基层运作,基本就靠这类缙绅阶层维系,他们是古代中国事实上的主人。所以中国自古以来都是论理学家治国,崇文不尚武,基本都是被南下的游牧民族追着打,并非所谓“费拉化”所致。

基于农耕生产方式之上的儒家伦理学说指引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就是道统,天子之所以是天子,是因为他拥护这个道统,并且是统一中国,所以才叫“得天命”,但如果他不修德的话,就不足以维系道统,这个天命就要到其他家族,天子家族的运气就到头了,所谓“奉天承运”,就是这个意思。天子换了别家,但道统在,那就是亡国,如果道统也没了,那就亡天下

以上是“汉”的基本涵义,它本身就是建立在儒家文化基础上的文化族群。但在1949年之后,儒家文明被连根拔起,彻底销毁。不用看别的,60年后70年后人群的名字,有大把“卫红”啊“卫东”啊之类的,筒子们凑一起打牌,也叫“斗地主”,家族辈分啥的,连同祠堂一起灰飞烟灭。这就是亡天下。所以百家讲坛和飞机场图书店,都可以搞国学儒学,但那是鸡汤,官家也可以搞孔子学院,那是山寨货营销,也有学者搞儒学复兴,找些男女穿汉装啥的,整的跟京剧演员一样,那是作秀。如果你将“华夷之辨”的内涵道理搞清楚了,你就会明白,儒家文明已经消亡了。

所谓“汉族”,是儒家文明焚烧已尽后的灰烬。

至于其他少数民族调调儿,那其实是红教治国法术,看似高明,其实粗鄙不堪,但你还不能说太多,这玩意儿很敏感,就是骚女G点,满身都是,稍微碰一下,就有人大呼小叫。所以就不提了,回头有空,我发帖子聊聊红教当国到今天,这不可描述的大黑洞是咋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46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