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斌的博客

探讨财经和经济学术问题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思考,自由人格,与热爱思考的人为伍,问题探讨/专栏合作/特约撰稿/媒体推广等请联系信箱:xubinism@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小心后工业化时代的政策偏方   

2015-11-13 00:29:43|  分类: 卜蓍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更多相关报告或资讯,点击麒麟风险网,或关注微信号

小心后工业化时代的政策偏方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旁白:昨天国务院会议公告内容出来了,证明“李克强经济学”的路线没跑偏,是按着既定路数走的:

国务院:破除制约消费扩大的体制障碍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昨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确定,一是以改革创新破除制约消费扩大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教育、卫生、文化等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该转企的尽快转企,全面放宽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分领域逐步减少、放宽、放开对外资的限制,支持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应用。以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带动住房、家电等消费。二是优化消费环境。全面提高标准化水平,以更严的标准和监管强化企业主体责任,促进消费品质量的提升,建立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进跨地区、跨部门信用奖惩联动,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严惩假冒伪劣、价质不符等行为。三是加大财税、金融等政策支持,发展消费信贷,将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推广至全国。四是畅通商品进口渠道,扩大群众欢迎的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增设口岸进境免税店,落实和完善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政策。会议指出,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是深化医改、应对老龄化、增进亿万家庭福祉的惠民举措,也能带动大量就业。

旁白:仔细看看路数,和前天中央财经工作会议的方向是一致的,都是“刺激供给端”,啥意思?意思打破行业管制与垄断,开辟新经济增长点,满足市场需求,从而提振经济。制约消费?怎么制约的?教育医疗乃至养老,这些行业,你能随便进去投资吗?现在老百姓最愿意烧钱的地方,不就是教育医疗养老等等产业么?至于日用品消费,你看大家出国代购那股子劲头,还有双十一的销售额,哪里有经济衰退的气象?李中堂开会说,不能阻止人们外出消费。他为何这么说?那肯定有人出馊主意,关门封杀出国热潮,否则不会说这样的话。哦,你关门了,大家就肯买你账了?从上述政策方向看,是没问题的,而且刺激供给端的动作也很明显:

国家发改委:电力改革七个配套文件即将出台

2015年11月12日国家发改委政研室主任、新闻发言人施子海称,输配电价格改革、电力市场建设、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售电侧改革以及加强和规范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等六个方面的配套文件,预计近期就会出台。我们组建了专门的工作组,正在与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以及发电集团公司研究组建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和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的相关事宜,同时也在研究其他区域和省级交易机构的组建方案。10月份以来,中央交办的19项重点改革任务又有新的进展。《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即将印发。另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方案等已送有关部门、地方人民政府、有关企业、行业协会征求意见,同时委托有关单位对改革方案进行评估论证。

旁白:如果真落实,这可能是砸破“电老大”格局的最后重拳。意义嘛,你想象一下电价今后要便宜多少,就明白了。基础产品领域,今后可能都是按着这个路数来,包括油气煤运之类:政府把控基础管网渠道,在此基础上的上下游供需链全部放开。这事,真搞成了,中国经济长远动力有保障。当然,近期而言,中央决策层还是一脑门官司,主要是楼市:

刘鹤:化解楼市库存

刘鹤强调,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要按照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这五大支柱,针对当前产能过剩问题,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促进产业优化重组;高度重视实体经济,着力降低成本,帮助企业保持竞争优势;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高度重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发展的动力十分重要,要发扬企业家创新精神,发挥创新人才和各级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旁白:习近平上次也是这么说:楼市去库存。现在呢,刘鹤又补上一句: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当然,最后还是靠发扬企业家创新精神。看见没有?路数,都知道怎么走,但一旦遭遇经济下滑,大家纷纷叶公好龙,要维稳这个,顶着那个,经常是没个长性。投行的分析师往往看得比官员更清楚,下面是瑞信首席陶冬的看法,很有意思:

陶冬:后工业化时代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但是我们对此选择视而不见。后工业化时代的出口、投资、工业生产,和工业化时代根本不同,硬要中国经济维持过去的增长速度,是没有可能的。以中国经济目前的体量、生产的全球占比、市场的渗透率,想再维持十几年前的那种经济模式和增长速度,根本是不现实的。后工业化时代的中国经济,一定是消费拉动的,消费拉动下的增长速度能有多快,取决于诸多要素,但肯定不是百分之七,达到6.5%也很不易,毕竟投资对增长的贡献会大幅下滑,出口市场也无法再容纳潮水般的madein China。这是一个无可改变的现实。在消费主导的后工业化时代,我们应该怎样投资呢?首先,心理上要准备面对相对低增长、低通胀的经济环境,资金成本也可能出现结构性下降。其次,储蓄率明显下降,个性化消费、体验式消费开始主导市场,服务业增长空间巨大。再者,中国的消费走出国境,伴随着资金的全方位出海,中国购买力成为全球性故事。笔者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增长出现结构性回落无可避免,也很正常。无论市场还是政府均需要调整心态,以新的视角、方法论来评估一个转型中的经济。固守传统思维,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中国经济每十来年会有一次蜕变,每次蜕变均伴随着社会痛苦,但却是通向新高峰的必经之路。退一步看问题,海阔天空。对此,市场的心态还没有扭转过来,于是不断对走弱的经济数据感到恐慌,硬着陆的担心时有浮现。这个心态不改变,笔者认为市场只会不停地感到失望,因为中国经济已经不再是过去大家习以为常的那种经济。改变心态,意识到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仔细观察转型中中国经济的新动力、新特点,挖掘新常态下的投资题材、故事,在笔者看来远比对着疲弱的经济数据呻吟更有建设性。

旁白:别关注GDP啦,不是说没意义,而是说,少子化和老龄化时代来临,重大黑粗的工业经济增长模式,没意思。有亮点,有意思的,是“双十一”之类的电商狂欢,或疯狂的海外旅游和代购热潮。所以陶冬指责政府心态有问题,实在一语中的:

陶冬:政府官员是工业化心态面对新常态

政府的心态也有问题。明明自己都在说经济新常态,却抱着工业化时代的心态设定增长、投资目标。经济环境和增长动力在后工业化时代,一定与之前有着结构性的分别。产业过剩之下,民间投资萎缩很正常。金融危机后全球性内需不足,出口下滑很正常。中国的消费并不弱,看看双十一那晚的网上采购热情就知道了。只是消费独木难以支撑起工业化时代的增长速度,这也很正常,而且必须看到消费驱动模式下增长质量会有明显改善。如果无视这些,去执意催生增长,去达到一个未必现实的在工业化年代设立的增长目标,就有问题了。

旁白:这个观点在市场分析师群体当中,算是非常难得,尤其是官员动辄“6.5%是底线”云云,后面分析师跟着测算投资规模的氛围下,更是如此。新常态下,却抱着工业化时代的做派,会有什么问题?怎么迎来问题?看看下面:

中国正利用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稳增长

10月财政支出甚至创下40个月以来最快增速。中国财政部周四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10月全国财政支出同比增速进一步加快至36.1%,为2012年7月以来的最高增速;相比之下,当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仅增长8.7%,较9月略有放缓。其中,中央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16.8%,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39.9%。

旁白:经济下行,积极财政踩油门,多搞点工程,防止失业率飙升,这个无可厚非。但若是硬保6.5%的增长底线,那真是蠢透了。因为这还不如减税,让企业,尤其是服务业行业企业扩大增长更划算。现如今,连阿里巴巴和百度都停止招聘社会员工了,你可想而知其他的行业企业了。要说政府搞赤字财政,真不如减税,但实质上,这是与虎谋皮,不可能落实的。事实上,现在这个形势,就算积极财政搞下去,是否真开工干活,那是天晓得。这两年反腐抓了一大波大小老虎,但水若早几年就至清,2009年的4万亿基建项目,估计现在还在施工呢,刘志军和他的下属要是不贪,估计高铁也不会那么快搞起来。这或许让道德君子们愤愤不平,但却是现实。三季度财政烧钱或有理由,市场利率低嘛,现如今,估计很难了:

债券大牛:高风险债券可能大幅回调

海富通基金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邵佳民认为,随着新股发行即将重启,债券市场资金可能回流股市,高风险债券可能因此出现“大幅回调”。据彭博社,邵佳民认为,6月中旬股灾发生后流入低评级债券市场的资金可能重返股市。“IPO重启,伴随着年底流动性偏紧,将触发债券收益率整体出现跳涨。”来自海通证券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9月30日,海富通旗下债券基金今年前9个月的收益率高达24%,在270只同类基金中雄踞首位。自7月以来,国内债券市场大幅上涨,业内普遍相信这与股市资金转战债市有关。中国基金网数据显示,截止三季度末,国内公募债券类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同比大增33%,同期股市类基金资管规模却大幅减少了37%。

旁白:海富通债基今年表现最好,掌舵人市场判断应该靠谱吧?啥意思?意思是四季度债券牛市或将结束。地方债利率估计也会飙升。再说,地方债规模这个搞下去,国际财政赤字突破3%红线,不出事便罢,出事,那可以惊天动地的,看看下面:

外资投行:2016年新兴市场债务危机或爆发

路透称,在美联储准备下月升息、美元再次上涨之际,从中国到马来西亚、从俄罗斯到土耳其、墨西哥和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公司和家庭负债增长速度惊人,过去五年来因此引发的担忧与日俱增。高盛认为这可能是第三波信贷危机--第一波是2007/08年次贷危机和银行倒闭潮;第二波是2011/12年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现在,一旦发达经济体逆转宽松货币政策,新兴市场借款将受到冲击。发达经济体采取宽松政策是为了应对前两次危机。违约的残酷现实和偿还债务的压力,将提醒我们自2007年来全球在去杠杆化和降低债务方面实际取得的进展少之又少。根据巴克莱的研究,明年在新兴市场,投资级别以下的公司债违约率几乎会翻倍,上升至7%,且远高于4%左右的20年平均水平。五年前几乎为零。新兴市场高收益债券的违约率已经高于美国“垃圾”企业债,而且两者差距正在扩大。不过后者违约率明年也可能翻番,升至5%以上。巴克莱指出,在没发生主权债危机,特别是现在发展中国家没发生主权债危机的情况下,这种现象相当罕见。但中国引领的经济增长放缓,恰逢西方经济增长回升,这种不同寻常的情况组合导致汇率和利率出现各种波动,打压大宗商品价格,并且随着美元利率上升,也放大了新兴市场货币的跌势。鉴于债务累积的规模,以及与资本外流相关的新兴市场信贷紧缩担忧,这种违约前景正引起大家的不安。摩根大通估计,过去两个季度新兴市场资本外流规模达到史无前例的5,700亿美元,其中近三分之二为自中国流出的。

旁白:按格罗斯说法,下个月美联储是100%加息!美联储真要加息呢,别说搞到4%中性货币政策,就算恢复到2%,估计新兴市场货币和股市都得爆掉,问题是美国股市和楼市可能向爆掉,你看看下面:

美国公司现金流锐减而债务率攀升

彭博社引用高盛报告称,“后金融危机时代最大的不平衡存在于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这一点都并不是静悄悄进行的:对有些人来说,美国公司的再杠杆调整是新闻,但我们2014年1月就报道过“美国的公司具有创记录的现金,但它们同样具有创记录的债务,美国公司的净杠杆率在2008年高峰的基础上已经攀升了15%”。最近,我们在上周日报道指出,“美国公司的杠杆率达到了创记录的水平”,这一次再也不是静悄悄的发生了。一夜之间,高盛就增加了让人更加恐慌的言外之意,高盛表示“就像一个噩梦一般,过去几年来,公司财务的不平衡一直在累积。公司杠杆率升高,兼并和并购热潮让企业商誉达到了多年来的新高。随着美国可能推出几乎十年来的第一次升息,我们对上述趋势(公司杠杆化,兼并和并购热潮)的可持续性充满了怀疑。随着投资者青睐于那些能带来高收益的股票,惩罚资产负债表疲弱、回购规模过大、每股盈余增长过大的公司股票,那些“人为制造收益”的公司VS那些能产生有机增长并投资于自身业务的公司,这一对比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受到了投资者的关注。虽然高盛也承认不断上升的杠杆和股票回购活动“像一个噩梦”,是公司财务不平衡的主要问题,但事情的真相是,攀升的债务并不是故事的全部,也并不是故事中最让人害怕的部分。虽然相对债务和绝对债务的水平都在攀升,但真正的风险是,不管是垃圾公司还是投资级公司的息税摊销折旧前利润,也就是现金流都至少在过去一年内出现了下降。更确切的说,在过去的5年内,评级为垃圾级别的公司其息税摊销折旧前利润一直在持续下跌,但重大的转折点出现在了2014年早期,投资级别公司的息税摊销折旧前利润也遭遇了瓶颈,并自此后一直下跌。

每日综述央行QE吹大了资产泡沫易,但想收回来平稳着陆,几乎不可能。这预示着明年,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都面临煎熬,因为美联储加息“达尼斯魔之剑”高悬头顶。但这迟早要来的事情,周期是经济的一部分,没必要太害怕。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可喜的是,决策层开出的药方,基本吻合后工业化时代的消费特色,不过在实际执行当中,却又叶公好龙,偏好凯恩斯主义虎狼之药,而且这类政策偏方,似乎是越吃越上瘾态势。所以,对于未来,我们只能且行且小心。

  评论这张
 
阅读(1224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