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斌的博客

探讨财经和经济学术问题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思考,自由人格,与热爱思考的人为伍,问题探讨/专栏合作/特约撰稿/媒体推广等请联系信箱:xubinism@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2011-09-26 00:06:56|  分类: 卜蓍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一个小贩自焚,居然引起一个世界的崩塌,没有比这个更能说明威权体系解体的流程了……

 

晚上没事打开收藏的杨小凯文章的链接,发现被封闭了,这就是当下的中国。让人无语。

说过了,我对这个世界“应该怎么样”从来兴趣欠奉,而对“将会怎么样”兴趣盎然。多读杨小凯的著作,对于推测中国的未来,尤其大乱后的走向,是非常有启迪意义的。

就中国当下而言,曼库·奥尔森在其《国家兴衰探源》中,已经给出了方向——体制内任何有组织的集体行动,稍有起色,立即被消失。先打黑,你不是黑,也说你黑,打完之后就黑打,反正我揍死你,你也莫奈何,所有的有组织有预谋的集体行动,统统消失。

结果,就会是什么呢?——崩塌,一夜之间,谁也料想不到的崩塌。完全是无组织无预谋的集体行动,宛若有魔咒一般,亿万人突然跳出来一起围观,然后就没了。是的,旧有的一切,宛若纸糊的房子,被一阵狂风一下子吹跑了。皇冠落地,人们才发现,昔日高坐王座之上的君王们,原来不过是一群肥胖老头子罢了。

谁能想到突尼斯一个小贩子走投无路自焚,引发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旧威权体系的全面倒塌?

谁能想到一夜之间柏林墙居然倒塌,然后冷战结束?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即使计划生育使得整个社会集体自宫成为太监,但不意味着墙永远不会倒塌,不过是临界点大小问题罢了……

然而,这就是历史,历史是不可预测的。事先每个人都觉得,旧有形势天长日久到永远,但事后觉得之前忍气吞声那么久,简直不可思议。这就是人性。

问题是大乱之后的建设,前苏联和东欧世界都经历过涅槃,现在东欧国家挺过来了,但俄罗斯呢?普京居然和梅德韦杰夫搞皇帝轮流坐,这事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

杨小凯认为多关注共和,对民主,应该次序靠后。这个观点,和他对革命的看法,较真起来,都是有问题的。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人们总是将革命和造反搞混,革命意味着更多的自由,而造反不过意味着换了新老大而已……

革命,中国传统文化意义上,不是旧政权取代新政权,而是新游戏规则取代旧的,否则就是造反,而中国历史上却是造反最多,然而革命最少的国家。按吕思勉在内的一些历史学家们的看法,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的革命,其实只有两次,一次周取代商,宗法封建制度取代世族政治,一次汉秦两代,中央集权郡县制度取代宗法封建制度。

民主,杨小凯的意思是,就是普选。这个观点也是有问题的,如果是普选,那么古雅典的民主算什么?因为古雅典总人口近30万,而有投票权的公民不过2万人,不足总人口的20分之一。而真正积极参与政治的公民,据历史学家考证,又是少数有产者,可能只有四五千人左右。

值得说明的是,英国光荣革命之后,三级议会以及以后的议会政治,普选权限定在有财产的乡绅和城市大商人手中,结社自由权利,却是整个社会成年人都有的,但穷人整天饿肚子,琢磨着找食都来不及,哪有心思琢磨这些调调儿。因此,如果将“民主”的“民”扩大到整个社会成年人,那么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只有在现代才有。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如果硬说民主就是普选,那么古雅典民主算什么?摆明了,那就是一个特权阶层政治嘛……

如果对“民主”的“民”不讲究,那么民主其实就是投票表决,多数决定少数的机制。背后含义是不流血方式撵走统治者。

杨小凯认为,在私有财产权利得不到保障,宪政没有完善的情势下,搞民主的结果,只会是一片混乱,最后是列宁这样的心狠手辣的人上台。这个观点,聊备一说。因为杨小凯目睹文革动乱之后,无数草头王人头攒动,搞得人们厌恶至极,最后主动选择一个大土匪,所以故作此言。

这个观点,恰恰说明,那是乱世,满大街混的都是斧头帮,这和民主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民主是不流血的投票机制。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没有十月革命,那不过一群红色恐怖主义分子侥幸得势,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现在俄罗斯人说的,有意见,找他们去,不要找我……

布尔什维克和法国布朗基主义,以及今天的本拉登一样,都是恐怖主义分子。玩选票,他们从来不会有机会。只有玩密谋搞暴动,靠耍诈造谣兴风作浪才有机会。所以阎锡山当年就说“XX党不是政党,是乱党”,因为政党是争取多数,用选票上台,而乱党,是枪杆子出政权,直接干掉现有老大上位。这是造反,不是革命,和民主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至于1949年之后,连造反都说不上,因为那是回到秦朝法家那一套,是红色外套的复古,是革命名义下的倒退。

民主不是没有弊端,近的,大家没事看看希腊那帮暴民懒汉的德行,远的,古罗马皇帝,用“马戏和面包”换取民众欢心,从传统上也是共和国民主作风带来的。

民主很容易造成对少数派的迫害,常见的是吃大户、斗地主。人家辛辛苦苦流血流汗攒下的几两银子和几亩田地,大家伙投票就这么分了,最后谁愿意辛苦干活、搞勤俭节约?这个民族会有什么前途?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中世纪欧洲,火烧女巫是时髦,仔细分析下来,是一场群众迫害少数派运动,欺负单身妇女没力量嘛,可恶!

中世纪宗教裁判所臭名昭著,但有历史学家考证,那是当时社会上动辄动死刑审批女巫的风气有关,一群闲人看着某寡妇财产或者某些可怜的单身妇女不顺眼,就污称对方是女巫,脱光衣服一把火烧死,或分得对方财产洋洋得意,或看着免费SM大片暗暗爽。这事态后来完全失控,逼得教会出面收拾局面,搞一个宗教裁判所,说凡是女巫,必须得有审判认证,否则这么下去,那还得了,岂不是社会崩盘了?

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在某一个问题是少数派,可能是信仰、民族、身高、体重、性取向、财产等等……如果没有一个机制出来,那么随时都有一大群人跳出来,因为我们是和尚、道士、基督徒、无神论者、胖子、矮子、同性恋、有钱人、穷人、科幻小说迷、易装癖等等等等,而将我们一把火烧死……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老实说,这调调儿,我看着很恶心……但还不至于想一把火烧死他们,不过,历史上,确实存在烧死他们的记录……

所以要有宪政,要有共和机制,否则这世界很快就会乱套,但杨小凯说宪政共和比民主更重要的时候,他忘记了,前提是,那个社会有自由。是的,没有自由,那是奴隶和主子的关系。你什么权利都没有,宪政民主统统和你没关系

这时,有人站出来说,我要参选……

这个景象,使我想起狄更斯小说《雾都孤儿》里面一幕:孤儿院的孩子们实在吃不饱了,公推奥利佛出来,对院长说一句:“我还要一点……”,引起整个孤儿院管理层的全体震动……

孤儿院的孩子们没有集体站出来,都躲在奥利佛后面,和今天一样,只有少数人站出来,争取自己的权利,估计这帮人的命运也和奥利佛一样……祝他们好运……

所以,大概率是崩塌,之后,大家开始再谈其他吧……

现在国内的一些人,总是让我想起下面这个可怜的小正太,哎

崩塌之后才能谈论其他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

徐斌《中国房地产大趋势》现已出版,当当网销售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23340&ref=search-

  评论这张
 
阅读(7150)|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