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斌的博客

探讨财经和经济学术问题

 
 
 

日志

 
 
关于我

独立思考,自由人格,与热爱思考的人为伍,问题探讨/专栏合作/特约撰稿/媒体推广等请联系信箱:xubinism@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惟价值观不可争论  

2010-06-06 18:40:18|  分类: 书麓幽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惟价值观不可争论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布鲁诺,因为说老实话,被烧死的倒霉蛋,其情可悯,不过搁在现在,他不被教廷的火刑烧死,也会被反对者的怒火烤死。。。。

 

郭玉闪是我北大读研的同学,现在据说在财经学术界混出一番天地了,前几日发现他和铅笔社的口水战,觉得挺乐。因为我看到半天,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据说是关于富士康的血汗工厂争论

http://blog.163.com/guoyushan_vip/blog/static/5700166020105314343734/

说实话,郭玉闪虽是同学,但那些报告,我避之则吉,包括他成名之作,关于中国出租车情况的分析报告之类。

为什么不爱看?因为看着太累,学术腔太浓,枯燥无味不说,这里面又看不到银子的东西,我敬谢不敏。

铅笔社的老盾,厚道人,希望我有机会劝劝郭同学不要太自负什么的,听得我一愣,我劝他这些作甚?后来安慰老盾——惟价值观不可辩,这玩意儿争论不出什么东西来。

惟价值观不可争论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富士康是不是王八蛋?看你站在哪个角度了,由于郭台铭没给我钱,所以我骂他王八蛋无妨,但问题是他创造了几十万个饭碗怎么说?做人要厚道。。。。。

 

以富士康为例吧,跳楼死那么多人,工作量那么大,薪水那么少,不是王八蛋是什么?但如果他是王八蛋,怎么那么多人排队面试?哭着喊着争着要被王八蛋操?富士康在深圳的员工差不多有40万,大家不妨想象一下,假如不是富士康一家,而是数百家工厂,分批跳楼若干个工人,大家会觉得这么吸引眼球么?说实话,富士康的管理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了,按经济学术语,就是交易成本和边际收益持平,劳力雇佣规模上不能再大了。

给你一家40万人口的工厂,你试试看如何管理?诸多人士指责富士康管理非人性化,在我看来,都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规模的企业,要是不出点事,那才叫怪。问题是出事后怎么处理,现在回头看,富士康有点粗线条了。

好啦,别扯远啦

一件事情出来,大家价值观不一样,辩论起来是没有结果。譬如富士康,自由主义者说是契约自由,马克思主义者说资本家残酷压榨剩余价值。双方是说不到一起来的,如果能说到一起来,历史上,也没有那么铁与血了。

惟价值观不可争论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难道哈耶克是正确的?是的,活到80多之后,看到那么多高智商的蠢才,弗里德曼才醒悟到经济学这玩意儿没准就是一门宗教。。。。哎。。这辈子学问莫非都白做了。。。。

 

哈耶克曾经懊悔不已,没有批判弗里德曼的实证主义,是自己学术生涯上最大的错误。弗里德曼呢?早年很吊的评论哈耶克:他写那些玩意儿,不错嘛,我很高兴他找到自己的专业——大意是哈耶克不懂经济学。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弗里德曼表示自己无法理解这样一种观念:自由市场理论是不能被实践验证的,必需被当作教义直接接受。

这怎么可能呢?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弗里德曼如此问记者

到晚年,弗里德曼开始反思自己的实证主义,因为他看见无数聪慧之士,面对自由市场的无数好处,就是不承认,总是向往政府干预——真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萨缪尔森,新古典经济学的掌门人,在他经济学教材第一版开始,就对比苏联的GDP和美国GDP增长,后来每个新版本出来,苏联的增速就是比美国高,在N版中,萨缪尔森言之凿凿:苏联经济一定超越美国云云,等到1990后的新版本出来,这些都悄然消失。。。。

薛兆丰列举萨缪尔森诸多经济学理论伟大之处后,不无疑惑的说,经济学到底怎么啦?

怎么啦?

萨缪尔森骨子里,就是戴红帽子的社会主义分子

当然,你要叫他博学的驴子,我也不反对。

惟价值观不可争论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这世界不存在绝对的真理,也不存在绝对的现实,我们每个人只是活在自己理念的世界中,这是一个由概念源代码构成的母体,在这里,我们怡然自得,一旦苏醒,无异于噩梦一场。。。。

 

我的朋友端宏斌,是研究进化心理学的,他告诉我说,人们总是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而总是封闭,拒绝相信自己不愿意相信的东西。我深以为然,因为我发现,他就是总是不相信市场的力量,对于民主之类的调调儿,端同学总是不感冒,有机会就找相反的例子证明民主有多么的恐怖——譬如印度的那幅衰样。。。可他偏偏忘记了,目前世界上最富裕最强盛的那些国家和民族,都是民主共和国家。

薛兆丰同学也对民主怀疑,认为暴民政治是民主的必然结果云云,我觉得很惊奇,因为号称实证主义的学者,似乎不应该不注意到,全球最强盛全富裕国家都搞民主自由共和这个事实。

我后来惊奇的发现,号称信奉奥地利经济学的铅笔社的一帮同学身上,也发现了价值观无法争辩的案例。当我说中医并非毫无价值的时候,李子旸同学表示中医都是一群骗子,中医存在完全是政府偏袒云云。起初,我还来劲的争辩,后来干脆无语了,因为对方别说中医,连西医简单入门知识都没有,这争辩,甚为无聊,完全空对空。

古希腊人没事扯淡,马嘴里应该有几个牙齿,可他们就不愿意掀开马嘴看看里面究竟有几颗牙。

我倒不是吹嘘我有多开放,事实上,我和上面的同学一样,偏执保守而且极度的顽固,从以前极端的左派顽固,变成现在骨灰级的右派顽固。不过,我随时做好自己思想系统颠覆的准备,只要现实足够充分,或者银子多到足够让我考虑出售自己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905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